010-57804780

清華同方法總蘇云鵬:要有引領產業發展的思維結構

2018-07-31 10:00:04
首頁 | 總法說 | 詳情


與蘇云鵬聊天會感覺非常放松,作為清華同方集團法務部總經理,他是一個思維相當活躍的人,一打開話匣就有聊不完的話題,有時候思維跳躍度還比較大。比如上一秒還在討論法務部最近舉辦了哪些活動,下一秒就會冒出一個商業想法來,所以與他一起共事的法務團隊小伙伴會比較辛苦,需要隨時跟上他的節奏。


雖然一些想法看起來有點天馬行空,但蘇云鵬總能拿捏住一些核心問題,找到法律和商業的結合點。他一直堅信,作為法律人就是需要不斷去思考,不斷去實踐,才能夠看清楚法務的自我定位,進而實現法務的價值。


被公司6個高層領導直接面試


律政君:你是如何與清華同方結緣的,有哪些職業經歷?


蘇云鵬:我是2017年年底才到清華同方的,可以說面試的經歷就像是過五關,斬六將,經過一輪輪面試篩選,又通過公司6個高層領導面對面的綜合考評,以及總裁辦公會和黨委的考察之后,我才被正式任命擔任法務部負責人。


其實我大學畢業之后,首先在法院做刑事審判工作,后來想嘗試一下不同的執業環境,拓展一下自己的視野,就選擇去了一家世界500強外企的大中華區法務部,負責日常法律事務、對外投資、知識產權和訴訟類等業務。后來由于外企在國內發展速度比較慢,一些業務想法難以落地,在外企工作四年之后,來到一家知名生物醫藥大健康產業企業做法務及公共事務總監,全面負責公司法律事務、公共事務、宣傳等工作,并擔任旗下數家子公司監事等職務,并發起成立了公益基金會,負責該基金會的日常公益活動。


過往的工作經歷,讓我接觸到了不同的行業,也了解了不同公司在發展過程中所面臨的法律問題。2016年12月,我被共青團中央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授予了2016年度“國家希望工程杰出貢獻獎”,能獲得這份榮譽,是因為我在任職期內協助公司做了許多公益項目,捐建了101所希望小學及農民工子弟學校,據說這個獎項是國家希望工程授予個人的最高榮譽獎。后來機緣巧合,因為工作的原因受邀參加了清華大學的培訓課程,讓我有幸與清華結緣。


律政君:與外企相比,為什么最后選擇去清華同方做法務?


蘇云鵬:外企在工作環境、薪酬福利等方面確實有一定的優勢,對法務部門的重視程度也很高,業務部門提出的所有項目都需要先經過法務部門的審核,如果法務部門持有不同意見,并給出具有較大風險的意見書,即使這個項目利潤金額非常高,公司管理層也會毫不猶豫地舍棄這個項目。


但是外企對于法務個人的發展來說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因為許多外企更多還是以利潤為導向,更多的是追求股東的回報,員工要為股東謀取最大利益,而國企更講究社會責任。比如清華同方對邊遠山區教師進行幫扶等,可以讓法務覺得自己不僅僅是在從事一份法律工作,還可以做其他一些比較有意義的事情,包括我們為清華同方3萬名員工提供更好的工作環境及廣闊的職業發展機會,也是一種社會責任的體現。清華同方作為清華大學的校辦產業集團,擁有完善的組織建設體系及優秀的法務同仁,我非常喜歡清華同方的氛圍,在這個團體里我覺得很民主,大家能夠相互尊重,團結協作做事情。


法務需要有服務的態度


律政君:法務在工作中需要進行哪些思考?


蘇云鵬:清華同方有許多先進的技術和科研成果,又是清華大學創辦的企業,有很好的資源優勢,因此,除了做好基礎產業,我們還加強了在金融板塊的布局,這是目前清華同方“技術+資本”戰略的一個考慮。


企業快速發展之后,對法務工作的要求也必然會提高,需要我們站在管理層的角度去看待清華同方一些產業發展,由此更清晰地認識到自己在公司里扮演的角色,比如對自己的定位是什么,需要承擔什么職能職責,在公司有項目的時候如何助力項目的推進,這些都是需要法務不斷去思考的問題。因此,法務要有服務的精神與態度,去支持項目開展,使得每一個項目都可以滲透出法務的智慧。


律政君:法務如何服務于公司商業項目的拓展,有沒有具體的例子?


蘇云鵬:今年5月,中關村海淀園管委會組織了一場企業家走訪清華同方的調研活動,其實這個活動本身和法務部沒什么關系,但是我也非常主動地承擔了此次活動的接待任務。我覺得在這樣的活動中,讓法務和公司產業單位代表共同參與進來,一方面可以進行業務上的交流,促進商業上的合作,另一方面如果在交流中遇到一些疑問,法務可以在了解業務的過程中,給出一些專業解答意見,能夠有助于項目的推進和合作。


現在大家都提倡法務要具備法商思維的結合,法務在幫助公司解決一些事后問題的同時,是否可以起到引領的另一種角色,推動公司產業的發展。在商業洽談中,法務可以服務于每一位業務人員,在他們遇到合作上的爭議,合同架構的設計,支付方式等方面的問題時,法務可以通過借鑒以前成功項目經驗,提供專業、高效的法律服務,能夠從項目前期就開始助推項目直到順利完成。


還有一個例子是我們即將作為中方企業代表之一參加上合組織中亞論壇的交流活動,能夠參與這種“一帶一路”國家戰略的活動也是法務部牽頭來做的。關于此次活動的行程安排,法務部也與公司領導進行了探討,從參加開幕式,到接待外賓走訪清華同方,再到合作洽談工作,每一個環節法務都積極參與進去了,從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從法商思維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到法務在助推商業合作中的重要作用,不管我們站在臺前或臺后,我們都能夠發揮自己的價值,能夠為公司提供展示的平臺和商業合作交流的機會。


因此,立足于法務工作,又不限于法務的工作,抱著服務的心態服務于公司的發展,是我做法務多年所積累的思維模式。特別是當我判斷一件事情具有商業價值的時候,我會站在法律和商務的角度去做這件事情,從多元化的視角下探尋,去達成一個更好的商業結果。


“只是學法、談法是不夠的,要有引領產業發展的思維結構”


律政君:清華同方是如何與外部機構進行交流的,為什么要開設清華同方“法+講壇”?


蘇云鵬:我覺得活動對清華同方來說是一種很好的宣傳形式。5月18日,清華同方與君合律師事務所、中國公司法務聯盟共同舉辦了“總法走進清華同方”活動,一場30人的交流活動也讓外界企業法務了解了清華同方的先進技術、管理優勢、產業合作方向等內容,這種交流活動是對法務工作的創新,通過交流得到提升,也能夠尋找到更好的合作伙伴和合作空間,雖然是以法律交流為目的,但是也能在交流中找到一些商業方面的合作,去發揮一些串聯的作用。


所以作為法律人,只是學法、談法是不夠的,要有引領產業發展的思維結構,用更寬的視角去做法務工作。最近我一個朋友在研究新材料技術領域取得了重大突破,我在想這種新材料技術能否運用到清華同方的業務領域中?對于法務的工作來說也是一種新的發現;另外,還有一個朋友在無人駕駛領域有很深的研究,我在想能否讓一些專業視角發散出去,延伸到與無人駕駛領域相關聯的產業中去,獲得一些新思維視角的碰撞,對于法務工作的創新,或許也是一種新的嘗試。


律政君:據介紹,你們建立了一個獨特的法務報告制度,有哪些好處?



蘇云鵬:清華同方的法務團隊大體上分為三級,第一級是隸屬于集團總部統管全局,共有10名法務人員,法務部的業務報表以及日常工作等情況都要向集團董事長等老總報告。另外我們一共有八大產業集團,每個產業集團也有自己的法務團隊,各產業本部有46名法務,在法務的整體管理方面還是屬于緊湊型的。


因為集團的產業比較多,所以在法務人員有限的情況下,我不會強調個體上每個人一定要有多少的工作量,但是我會特別看重法務所能夠體現出的整體價值。報告制度有利于規范管理,可以梳理出自己的工作情況,每一階段個人會有哪些提升,我們也開設了“清華同方法律人”的微信公眾號,希望在將來能夠把每個法務身上的閃光點和感悟進行挖掘和分享,比如參與了哪些重大的交易并購,為公司做了什么貢獻,有什么有價值的收獲,這是我們法務對外展示的窗口,也是未來凝聚法律人的一個圈子,我認為,法律人要形成合力。


法務都面臨哪些挑戰


律政君:法務人員需要具備哪些專業素養,會不會遇到一些比較頭疼的事情?


蘇云鵬:有朋友曾經問我一個問題,法務每天的工作是不是接觸的都是比較頭疼的事情,需要去解決各種別人解決不了的事情,這個問題說得也對也不對。法務工作中面臨的麻煩是比較多,比如有一些專業素養比較高的法務,也會遭到產業單位的投訴,原因很常見,就是合作伙伴不同意法務提出的法律意見,導致合作很難進行。對于這種情況,法務部是堅持自己的意見還是沒有原則沒有立場就這么同意了?我覺得還是要進行深層次的探討,法務要站在商務的角度去看待這個問題,首先要在保護好公司利益的情況下,爭取用創新精神去創造一個各方都能基本滿意的結果。


不過有時候也會存在比較矛盾的情況,我們經常會遇到兩個公司的法務人員在某個商務項目中介入太深,雙方都為了保護公司的利益而爭執不下,甚至有時候會出現一個在A地,一個在B地,結果爭議管轄權卻要約定C地才可以解決的局面,如果談判進入到這種地步的話,這是一個雙輸的結果。


好在大部分的時候,法務設計的條款模式都是本著雙方可以接受的條款架構來制定的,合作雙方都比較滿意,我們法務也成功貢獻了智慧,所以不同視角下做事情會產生不同的結果,有時候很難分辨哪種做法比較好,哪種做法更容易達成,一個是考驗智慧,一個是考驗情商,要站在雙贏或者多贏的立場下來完成工作,對法務來說也是一種考驗。


律政君:你在外企和本土企業都工作過,以你的了解中西方國家在法律人才培養方面有哪些差異,對法務這個職業有什么影響?


蘇云鵬:國內外的高校我接觸得比較多,在西方很多國家,法學被認為是職業教育,所以本科是沒有法學專業的,先讀一個專業,有一個基礎,然后再去讀J.D,甚至國外高校鼓勵讀一個double J.D,例如一個法學學位和一個管理學學位。中國有很好的法學本科教育,讀完本科再讀研究生,相比之下,國內法學生在法律基礎知識上更扎實一些。但是國內院校培養出來的法律人在思維視角的寬度、廣度方面可能比西方國家培養出來的法律人窄一些。作為公司法務,我個人傾向要立足于法律,思維廣度和寬度要有,要更多地了解我們所在的產業是什么,怎么去運營,怎么去發展的。


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法務同行很多是看不懂財務報表的。為什么看不懂?是因為我們在法學院壓根沒有學過財務會計類型的課程,但是從財務報表中可以看到一家上市企業的經營情況,了解到在公司處于上升期時法務應當做哪些工作,公司處于虧損期時法務要做些什么,公司法務其實在公司發展的每個階段中要做的事情是不一樣的。


我覺得優秀的法務一定要體現出自己的價值,不要把自己當成明星,或者是作為功勞的扮演者,我們為公司服務,促成了商業項目的合作,是法務的職責所在,在完成整個項目的進展后,最需要得到肯定和表揚的應該是產業單位,他們是整個商業的核心點,我們法務起到更多的是助力助推的作用。項目合作成功了,對于法務來說就是最大的收獲。


法務部是累贅嗎


律政君:法務在企業中的作用大不大?


蘇云鵬:法務行業是個特別傳統的行業,有種說法叫法律人活到老學到老,依靠經驗的積累貢獻我們的價值,這是法務的特點。法務的作用到底有多大,可以先看看西方大企業的做法。西方大企業的CEO有兩大助手,一個助手是CFO,另一個助手是總法律顧問,在任何項目的開展過程中,都會非常重視這兩個部門的意見。


但是也有一個現實存在的問題,無論是中國的院校還是西方的院校,很多學院在培養商業領袖這些管理課程時沒有設置法律的課程,沒有課程來教授企業家在商業經營中要有合法合規的意識,所以也會出現企業家違法跑路的現象,這樣暴露出企業合規性問題,在企業家的意識里壓根沒有把法律業務作為一種遵守的規則去看待。所以企業還是需要建立長期穩健的合法合規體系。


律政君:為什么有人覺得法務部是個累贅部門?


蘇云鵬:我有聽過一種說法認為法務部是公司的成本中心,是公司的負擔,在我看來,公司的部門結構一種是開源型的,以銷售部門為代表,扮演著為企業創造利潤和價值的角色;另外一種屬于節流型的,雖然不能夠直接為公司創造經濟價值,但是通過專業視角,知識經驗,專業貢獻,為公司的發展保駕護航,也是一種為公司省錢的行為,這一類型指的就是公司法務,從這個角度上看,法務部也是“利潤中心”。


每個人的職能不同,專業分工不同,創造價值的形式必然也不同,我不認同法務是公司的成本中心,也不贊同法務部門是公司的累贅部門,如果一家公司沒有法務為企業把控各類法律風險,一旦遇到大的法律問題,企業瞬間就可以從巔峰跌到谷底。法務不是直接創造價值的人,但是通過我們的實際表現,是能夠給公司創造價值的。


在這一方面,也有一些很好的例子。有的企業忽視法務人員的重要性,法務人員配置不完善,經常出現業務部門辛辛苦苦談成的合作,后來因為對方鉆了法律的空子,導致把整個項目利潤賠進去都不夠的大的訴訟事件。所以法務不用在意那些流言蜚語,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為公司貢獻智慧即可。



文| 劉琦

轉載自“方圓律政”



課程定制 課程特惠 公司愿景 加入我們 聯系我們
CopyRight? 一法網 版權所有
京ICP備16058371號
地址:北京朝陽區廣渠路21號金海商富中心B座705
電話:010-5780 4780
網址:www.iknzwc.tw
怎么样才新时时彩中奖